学部入口

博文,匆匆走过的那十年
2015-01-07 16:46:52   撰稿人:付碧玉   

尊敬的各位领导、同事:

大家晚上好!

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理科女,从小学到大学最头痛的就是写作文。而这次在短短一周的时间里(其中有三天在外地学习),要写一篇近四千字的发言稿,对于我来说,是一件比生孩子还难的事。怎么办呢?既然接受了任务,就没有反悔的余地,只好硬着头皮上,那就做一回“文艺女青年”吧。所以在后面的发言中,如有出现用词不当,语句不通顺,标点符号用错,还请在座的各位老师多多包涵,尤其是语文老师不要揪我的小辫子。

我今天发言的题目是《博文,匆匆走过的那十年》,灵感来自于目前正在热播的电影《匆匆那年》中的一段话“爱回忆的人,脚步总会比别人慢一些,如果一个人倒退走路的话,能够让时间倒流吗?如果时间可以倒流,你愿意回到哪一年?”

今年是2014年,德国赢了世界杯,马航失联,我30岁,是一个近两岁孩子的妈,来博文工作10年。当我回忆起这段青春,回忆起在博文走过的这匆匆十年,总会想起一些人,一些事,而这些人和事会让我浑身都充满神奇的力量。

一.我的教学

我的教学生涯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:“摸着石头过河”阶段、“挑战与成就”阶段和“转型升级”阶段。

一位教育专家曾说,教师有两种类型:一类是“为生存而教书”,一类是“为教育而生存”。如果要归类的话,我工作前三年的大部分教学生涯,都应该归入第一类。当时我的“境界”还不够高,仅认为教师就是一种职业,从此有了一个“饭碗”。我把自我行为定位在“安分、认真、勤勉”上。我常想,要保住这份职业,捧牢这个饭碗,站稳这个讲台,就要老老实实做人、认认真真做事。在那段时间的教学里,我丝毫不敢懈怠,卯足了劲儿向书本学,学习书中的教育理论;向有经验的老师请教,听课、备课、批改作业,模仿他们的教学风格,然后再上课实践。凭着满腔的热情和年轻人不服输的冲劲,每一学年我都积极参加学校、学部举行的教学比赛,曾获得学校的“优质课、优质课件奖”、学部的“青年教师基本功比赛二等奖”、“说课比赛三等奖”、200712月执教的《统计》获中山市第三届“大信杯”教坛新星课堂教学邀请赛二等奖。我的教学成绩也得到了学部领导和同事的认可,在一次工资提升中,身为小学二级教师的我,享受到一级教师的工资待遇。这段时间的我是忙碌的,但也是充实的,因为自己的目标并不是遥不可及,同时可以循着“河中的石头”一步步达到理想的彼岸。

2006—2007学年,毕业刚三年的我,就跨级担任三个班的教学任务,周一到周五全满的晚修(那时数学一个班是两天的晚修);2007—2008学年、2008—2009学年连续两年担任毕业的班主任和教学工作。这三年的时间,工作时我每天忙得跟打仗一样,一回到宿舍倒头就睡,却也忙得个不亦乐乎。而这段时间里,我大部分精力都花在了班主任工作和与学生沟通上了,只能挤时间研究教学,尤其是第一次面对毕业班的教学,常常不得不利用周末的时间(还好当时的我是个单身汉)大量地做题,备课,研究教学。而我也利用班主任这个身份在教学中仅有的一点优势,主动融入到学生中间去,以“大姐姐”的身份和他们打成一片,和他们同喜同悲。没有任何的毕业班教学经验,没有任何的教学技巧,也没有任何的教学艺术,全凭真情尽可能多地接触学生,理解学生,关心学生,处处站在学生的位置上观察问题、思考问题,这样和学生们保持着“亦师亦友”的关系,感情紧密了、浓厚了,上起课来也就轻松了。这两届学生在小升初的奖学金考试中,都位列年级前茅,2009届毕业生更是取得考取了8个特等奖(全年级共10个特等奖)的好成绩,同时我也连续两年获得了学校的“优秀班主任”。那段时间,总有人问我累不累,我总是笑笑说“还好”,其实其中的艰辛只有自己知道,但如果不勇于接受挑战,就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潜能到底有多大。成就往往是与挑战并存的。

“好的先生不是教书,不是教学生,乃是教学生学。教师之为教,不在全盘授予,而在相机诱导。”我非常喜欢陶行知这句话。从2008年到现在我长期担任毕业班的数学的教学任务,作为数学教师,我反对死记硬背,非常厌恶背公式、背定理。我常跟学生说的一句话是:“公式将来你可能用不上,但数学的思维方法,会让你受益无穷。”我追求的教学风格是:让学生在课堂上能充分地“做”“想”“讲”,学生通过体验感悟到数学是有趣的、简洁的、有用的、美的……最终将数学知识通过课堂传递给我的学生。在具体教学中,把大量的时间和空间还给学生,问题由学生提,疑难由师生共同讨论,课余时间由学生自己安排,真正体现了学生的主体地位。我常向学生渗透“弟子不必不如师”的观点,打破传统的师道尊严,鼓励学生大胆质疑,师生平等讨论。因此,课堂上经常成为我和学生的“辩论课”,气氛非常活跃。有的老师从教室门前走过,总会好奇地探了探脑袋,以为这班的学生和老师是怎么了,学得这么热乎、疯狂!就是在这么“放肆”的课堂上,学生的脑子一天天强大了起来。正是由于这种教学观念的转变,我的教学越来越得心应手,201012月执教的《面积和面积单位》在中山市第七届小学数学优质课评比活动中,获二等奖;上学期所带班级的合格率达100%,获得了“开发区先进教学质量奖”;本学期11月在学部代表数学老师做了《如何提高教学质量》的发言。

现在回想起来,我对教师的认识,是“饭碗”观、职业观,其实是很自然也很真实的。哪有人一下子就能达到“崇高境界”呢?而珍惜职业、饭碗,是劳动者最本色的想法。循着这一想法勤奋工作,就会逐渐不满足于生存需要,就会生发“当一名好教师”的教育理想,也会逐渐由“为生存而教书”过渡到“为教育而生存”。

二.我的学生

我虽然比不上孔夫子“桃李满天下”,但在博文工作十年,由于常年“盘踞”在毕业班,所以前前后后也送走了8个毕业班,近三百多名学生。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在初中、高中施展着自己的才华,但也有人选择了另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,梓强就是其中的一位。梓强是我的第一届学生,刚接手时他正读二年级,二年级第一学期的数学只考了23.5分。对于这个分数,我的印象是特别特别的深刻.因为刚上班的第一天,当时的班主任赖老师(也就是赖主任)就跟我说“我们班孩子上学期的数学成绩虽然不好,但大部分都属于聪明、好动型的,你只要在课堂中严格要求,抓住他们听课,成绩应该会有很大的提升的。可唯独这个陈梓强的23.5分,你可是要花大力气的。”果不其然,一学期下来,大部分孩子在我的严格要求下都有了大的进步,都能达到一个令人满意的分数。可梓强呢,在我的课堂“用心关注”、课后“特别辅导”下,分数很客气的从23.5分上升到34.5分,虽然有了进步,但这个34.5分很明显没有达到一个二年级孩子应该获得的分数。于是,我变加足了“马力”辅导,对他的要求也越来越“过分”,基本上将他的休息时间都套牢在数学上。几年下来,他的数学也曾能考及格,但这只是“昙花一现”。慢慢的,他疲倦了,甚至开始逃避数学,而我也累了,对自己的教学方式也产生了怀疑。2008年,升入六年级,由于我要担任另一个班的班主任,没有太多的精力和时间去关注他的数学,变尝试着用一种更轻松、更省时、省力地方式去辅导他。课堂上,尽量多鼓励他,课后安排优秀的学生辅导他完成基本的作业,考试只要求他考及格,我便承若他能获得小学毕业证(那时候的小学毕业,也是会颁发毕业证的)。毕业考试中,他如愿考到了60分,获得毕业证,而我也总算了松了口气。一晃几年过去,我一直没有他的消息,而就在上学期我偶然获知到他的消息,并与他取得了联系。小学毕业后他,没有选择去读初中,而是随着他的爱好去了体校。在体校其间,他获得了两次广东省散打冠军、三次中山市的冠军,如今的他凭着这些荣誉就读于深圳警察学校,出来就是深圳的一名人民警察。交谈中,他说对我的印象特别深刻,因为我是陪伴他最长的一位老师,同时他非常感谢我六年级时给予他的轻松学习。他的这番话以及他的整个学习经历都给了我一个很大的触动:到底什么样的教育才是好的教育?是严厉高压的管制式教育,还是放任自流的流放式教育?我想都不是,教育就像婚姻一样,合不合适只有当事人知道,所以这需要我们因材施教,做“智慧型”教师。

总之,讲台催人老,粉笔染白发。我是一名平凡的教师,在博文走过的这匆匆十年,我始终没有淡化过对学生真挚的眷爱,正是这爱的纽带牵动着我的情思,让我使出了全身的解数,点燃了自己生命中的所有热情,兢兢业业地耕耘着。我在年复一年、日复一日地付出、奉献,我也在年复一年、日复一日地收获。我收获了学生们的真诚与渴望;收获了老师们的热情与鼓励;收获了家长的认可与尊重。获得“教书育人优秀教师”的荣誉称号,这对我来说,既是一种荣誉,也是一种压力,更是一种动力。荣誉让平凡的我感到快乐,奖励让我深思,成绩只代表过去。为了无愧于这个荣誉,在今后的工作中,我将永远牢记“学高为师、身正为范”。不但做到乐业、爱岗、严谨、务实,使自己具有“淡泊名利”的气度和“志存高远”的追求;还要有“甘为人梯,乐于奉献”的精神,全心把握好“安下心来工作,静下心来教书,潜下心来育人”的心境;努力做到让学生爱戴、让家长放心。

 

\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初出茅庐,我和你们一起走过
下一篇:用最柔软的时光感恩成长

分享到: